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要看小说 > 要看小说 >

讨逆_ 第125章 将在外(为‘我想活个几十年’加更:5)

时间:2022-04-29 10:5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迪巴拉爵士小说讨逆 第125章 将在外(为‘我想活个几十年’加更:5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瓦谢部。

    草原上依旧能不时看到积雪,牛羊在咩咩叫唤着,仿佛是嗅到了春的气息,想出去撒野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华卓带着人巡视。

    “可汗,是纳音。”

    纳音就在前方,和几个人低声说话。

    二人几乎是同时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华卓神色平静,纳音挤出了一丝笑意,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可汗。”

    华卓无比厌恶眼前的这个人,但却知晓不能乱动,否则瓦谢部将会成为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“要开春了,粮食差了不少,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把麻烦事儿丢给对手,这是作为上位者的特权。

    这条老狗!

    纳音暗骂一句,说道:“节省些,另外,可以去劫掠。梁超那边歇息了一冬,该出动了。”

    华卓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策马而去,纳音身边的心腹骂道:“这条老狗!”

    华卓带着人回到了大帐内,坐下后,有人说道:“可汗,纳音上次大败归来,说什么碰上了唐军主力,我看这多半是谎言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谎言。”华卓冷笑道:“可我的人却不知所踪,得不到消息。那条野狗,迟早有一日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随即心腹们谴责了一番纳音的无耻和狼子野心。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可汗,开春的粮食从哪弄?”

    “去北辽买一些。”华卓沉吟着,他知晓北辽那边买粮食只是杯水车薪,要想解决瓦谢部的粮食问题,最好的法子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告诉梁超,去抢!”

    他笑了起来,“唐人喜欢耕种,喜欢自己打造一切,自给自足。可却不知这个世间最大的财富不是耕种,也不是打造,而是……刀枪。”

    “用刀枪去夺取我们所需的一切,这才是我们的立身之本。”

    可汗的声音回荡在大帐内,每个人都流露出了理所当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华卓的几个儿子躬身听从教诲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打造,我们不会耕种,可我们会杀人!”华卓目光炯炯的道:“你等要记住了,我们是狼,唐人是羊。狼吃羊天经地义,这是老天的恩赐!”

    几个儿子点头受教。

    华卓满意的看到了儿子们眼中的嗜血和跃跃欲试,不禁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梁超很能吃,每日早上起来,他必须要吃三斤肉,随后还得喝半酒囊的奶酒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梁超不喜欢有人来打扰,若非没有好理由,一顿鞭责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马贼和部族不同,部族需要放牧,所以牛羊成群,牧民无数,就像是一座座移动的城市。而马贼不事生产,不劫掠的时候就躺平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会选择舒坦的地方作为大本营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平坦的地方,梁超的帐篷就在最中间。

    外围是一片片帐篷,一个个马贼或是在帐篷里捉虱子,或是在外面跑马。

    数骑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是可汗的人。”

    梁超的儿子梁河来迎。

    梁河二十出头,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,哪怕天气寒冷,他依旧敞开了胸襟,把胸膛露在寒风中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梁河按着刀柄,回身,眼中就多了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阿耶!”

    站在帐篷外,梁河轻声道。

    他的祖父,也就是梁超的父亲是唐人,所以家中依旧保留了不少唐人的习惯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梁河带着一个信使进了帐篷。

    案几上一个大盘子,上面堆放着不少羊骨头。一个大碗里还有小半碗奶酒。

    宽脸大眼的梁超给人的感觉很好,“何事?”

    使者说道:“可汗有令,今年粮食差了许多,令你部开春就出击劫掠,以粮食为先。”

    梁超看着使者,微微眯着眼,一股子凌厉的气息就笼罩住了他,“北辽那边才将内乱,北疆胜了一场,士气正旺。今年的日子不会太好过。你回去告诉可汗,此事我会做,但能劫掠多少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使者抬头,不满的道:“你敢违背可汗之令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梁河大怒,拔出半截长刀逼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郎。”梁超喝住了儿子,盯着使者,冷冷的道:“可汗若是觉着我不恭,尽可换人来,去吧!”

    使者恨恨而去。

    梁河冷笑,“阿耶,这些人就是野狗,不打不舒坦。”

    梁超拿起布巾擦擦嘴,淡淡的道:“当年为父跟着你阿翁来到瓦谢时还年少,你阿翁靠着杀戮唐人成为了上一代可汗的心腹,可人心隔肚皮,到了华卓时,却起了猜疑。你祖父郁郁而终,而我,被华卓当做是劫掠的野狗。嘿!野狗!”

    梁河的眼中多了狠色,“阿耶,不行咱们就动手。”

    梁超的眸中多了些惆怅,“最好的法子是回大唐。可这些年我和你阿翁杀了太多唐人,除非皇帝开口赦免,否则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梁河笑道:“阿耶,咱们麾下有三千余骑,哪里去不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梁超的眼中多了一抹嘲讽之意,“这三千余骑大多是失意者,早已被我收拢了。华卓还想颐指气使,做梦!”

    “阿耶,那今年的劫掠?”梁河野心勃勃的道:“咱们去远些吧。”

    梁超微笑招手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梁河走到他的身前,梁超起身,把他的衣襟掖上,“为父当年也如同你一般,冬日也只是穿着单衣,可年岁大了就会受苦。多穿些,嗯!”

    梁河做个鬼脸,“如此杀敌才痛快。”

    梁超拍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我的儿长大了,从雏鹰变成了雄鹰,为父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着你振翅高飞。”

    梁河挠挠头,“阿耶还悍勇呢!我就帮着阿耶,等阿耶老了,我再带着人去劫掠,给阿耶养老。”

    梁超眸色温暖,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头领!”

    外面有人喊道:“陈州出兵了。”

    梁超眼中的温情消散,冷笑道:“陈州全数集结不过五千余人,这等良莠不齐的军队也敢出动找我的麻烦,正好,击败他们就去陈州劫掠。来人!”

    帐外闻讯赶来的小头领们进来。

    梁超和儿子并肩站在一起,沉声道:“告诉兄弟们,机会来了,集结起来,准备厮杀!”

    “领命!”

    众人轰然应诺。

    随即外面各种叫喊声传来,战马在嘶鸣,仿佛渴望着去初春的草原上看看。

    梁超带着儿子走出了帐篷,深吸一口依旧寒冷的空气,赞道:“春天啊!果然生机勃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千人在草原上缓缓行进着,远方,斥候不断在深入,警惕的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“问问中军到了何处。”杨玄在马背上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领命。”

    此次出动了一千人,规模不小,甄斯文也跟着来了,算是文吏。

    他安排了人去后面打探消息,回来见老鬼和王老二并肩骑行,不时传来类似于奸笑的声音,就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老鬼手中拿着一卷书,正指着得趣的地方给王老二看。

    “春夜?”甄斯文觉得主角名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老贼挑眉,“也看过?”

    甄斯文看了他一眼,“可惜那是女鬼,不能睡。”

    “妙啊!这也是老夫惆怅之处。”老贼仿佛找到了知己般的欢喜,“那女鬼对巧哥一往情深,可只能在身边转悠,等巧哥睡了之后,再躺在他的身边。可魂魄终究虚无,哎!”

    前方的杨玄面色发黑,真想来一次扫黄行动。

    “他怕是不认识宁采臣。”朱雀嘎嘎大笑。

    “宁采臣?”杨玄没看过这本书。

    “我念给你听。”朱雀开始念诵。

    晚些,杨玄一脸钦佩,“果然是豪杰,竟然能睡女鬼。”

    “明府!”

    斥候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敌军大营空荡荡的。”

    “停下,传讯中军警戒。”

    杨玄一连串命令下达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中军来人。

    “敌军袭扰中军,使君让你部靠拢中军。”

    杨玄蹙眉,“若是我部回归中军,中军看似稳妥了,可我军大半是步卒,马贼尽皆骑兵。咱们猬集在一起何用?只能防御。”

    信使说道:“使君的交代,杨明府,照着遵行吧。”

    杨玄摇头,“告诉使君,一旦我军全数集结在一起,此战必然无功而返。敌军可游刃有余的在我军四周游弋,随时发起攻击……我军远离城池,能支撑多久?告诉使君,我军在外围游弋,待机出战。”

    信使怒道:“使君是担心你军被围,不识好人心!”

    杨玄自然不会和信使较劲,只是默然。

    等信使走后,南贺说道:“猬集在一起便是羊群,群狼环伺之下,凶吉未知。最好的法子便是仓促一战,斩杀些马贼,随后退军。”

    “此战最大的问题便是没能突袭。”杨玄摇头,“马贼来去如风,刘使君的想法不错,可按照我的想法,此战就该快捷如风,用小股骑兵突袭敌军老巢,大军紧随其后接应,不论成与不成,都能从容而退。”

    刘擎的手法太过堂堂正正,但最大的问题没法解决。

    “骑兵少了些。”

    中军骑兵不过八百,如何与马贼抗衡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军已经停下了。

    刘擎正在听取各方回报。

    “使君,梁超部两千余人正冲着中军而来。”斥候带来了最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太平军何在?”刘擎问道。

    “信使还未回来。”

    刘擎目露忧色,“老夫只担心杨玄。他孤军在外,若是被围困该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列阵。”

    中军开始列阵,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“使者来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赞道:“使者跑的真快!”

    前方,使者在策马疾驰,速度快的惊人,仿佛身后有厉鬼在追赶。

    是哈!

    连刘擎都觉得使者的马术好似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随后远方出现了烟尘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使者拼命招手。

    “准备迎敌!”

    使者从中间的通道冲了过来,刘擎问道:“太平军可出发了?”

    使者喘息道:“使君,杨明府说太平军在外游弋,待机出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抗命!”随军的万固县县令陆角脸都气红了。

    刘擎眼皮子一跳,“准备迎敌。”

    此刻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杜辉冷眼看着,低声对身边的县丞谢如说道:“使君信心满满出击,还带着咱们,若是大败,陈州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刺史外加几个县令被一网打尽,留守的卢强估摸着会疯。

    “四千对两千,若是正常厮杀,我军不可能会败。”谢如摇头,“使君的想法下官知晓些。陈州六县,这几年彼此之间有些隔阂,借着此次出征的机会把大家聚在一起,也是一个消弭隔阂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隔阂?”杜辉冷笑,“杨玄抗命,看看使君如何责罚吧。”

    敌军来了。

    梁超看着四千余唐军不禁笑了,“我军全是骑兵,来去自如,唐军这是想做乌龟吗?出击!”

    没有丝毫犹豫,梁超就令麾下出击。

    “列阵!”

    唐军将领不断呵斥着。

    前方,长枪林立。

    弓箭手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梁超冷笑,“分散开,从四面游弋,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两千余骑散开,在四面涌来。

    如何面对?

    众人都在看着刘擎。

    “严阵以待。”刘擎令长枪手分散开来,在四面待命。

    “这是饮鸩止渴!”

    梁超一挥手,马贼们从左翼开始突袭。

    这便是骑兵多的好处,灵活机动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这一波箭雨造成的损失让梁超眼皮子狂跳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是一波,随后双方就撞上了。

    长枪捅刺,长刀劈砍。

    鲜血在前方喷溅,惨叫声就像是来自于地狱之中,让人连灵魂在颤栗。

    唐军的阵列很有韧性,几度看似岌岌可危,可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的防御状态。

    “头领,咱们怕是无法彻底击败他们。”有人说道:“要不……一击即走?”

    梁超摇头,“不,华卓令咱们今年抓紧抢掠,若是达不成……他会断掉咱们的供给。”

    小头领说道:“咱们能去抢。”

    没有吃,没有穿,咱们去抢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兵器呢?”梁超冷冷的道:“兵器去何处抢掠?一旦失去了兵器来源,咱们就会成为孤魂野鬼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激烈厮杀的前方说道:“陈州出兵正合我意,此战若是能重创陈州军队,随后开春我部趁势劫掠,会轻松的让你我无法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少头领领军在周围,可要叫来?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。”梁超冷静的道:“让他在侧翼,这是提防刘擎还有后手。”

    侧翼,梁河带着一千骑在焦躁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领军赶到,从另一侧攻击,唐军定然撑不住,阿耶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手下的马贼们在看着战局,看到己方游刃有余的展开攻击,都乐了。

    “今年看来是个好年景啊!”

    在另一侧,杨玄带着数人绕了一个圈子,圈住了十余马贼斥候。

    “他们人少!”马贼们兴奋的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唐将!”有斥候指着杨玄,狂喜道: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双方不断接近,杨玄拔出横刀……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十余斥候齐齐放箭。

    横刀轻松挥舞,箭矢不断被弹飞。

    这是个高手!

    十余斥候面色剧变。

    杨玄狞笑道:“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横刀轻松的割开肌肤,带出一蓬蓬鲜血,随后马贼落马,战马长嘶。

    斥候们随即转向,冲向了看着傻乎乎的王老二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王老二横刀砍杀,左手也不闲着,一巴掌一个。

    如今他的巴掌越发的厉害了,轻重自如。

    后续有斥候看到同袍只是被抽了一巴掌就冲过去了,不禁狂喜,也跟着遁逃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他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随即看到了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那不是唐将吗?我怎么看到他了?

    最后一人拼命打马,终于冲出了小圈子。

    他骂道:“想偷袭我大军……做梦!”

    他看到那数人都没动,就那个唐将在张弓搭箭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杨玄收了长弓,点头,“带了来。”

    一千军士悄然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蹲在,杨玄几人站着。

    “还在厮杀。”南贺看了一眼,“我军有些被动。”

    “敌军骑兵多,没办法。”杨玄恨不能弄一个电影里的望远镜,但目前没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看,被突破了。”南贺指着前方。

    左翼被突破了。

    一股凶悍的马贼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使君!”

    杜辉说道:“下官请命去堵住口子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炯炯,刘擎摇头,“不慌。有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百余预备队冲了过去,一阵砍杀,把突入的敌军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这是一个信号。

    “唐军衰弱了。”梁超冷笑,“令兄弟们加把劲,若是能击退唐军,缴获的一切我皆不取,任由兄弟们分了。”

    命令下达,马贼们欢呼一声,以更猛烈的姿态发动了攻势。

    防线开始出现危机。

    “使君,撤吧。”杜辉觉得此战不会取得大战果,“我军以长枪和弓箭开路,徐徐而退,马贼们定然不敢追击。”

    刘擎按着刀柄,冷冷的道:“如今拼的是意志力,敌军不过两千余,我军四千余,倍之而退,你来告诉老夫,下一次要多少人马才敢出击?”

    陈州大军一倍于马贼都只能退军,下一次马贼兵临城下,谁敢出击?

    此刻一旦退却,对陈州的民心士气将会是一次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杜辉的眸中多了愤怒,“太平军为何不归?若是有那一千人在手,何至于此!”

    众人都颇为不忿。

    刘擎淡淡的道:“老夫令他独立领军,将在外……”

    这护短护得没边了啊!

    陆角气得胃痛。

    杜辉嘴角抽搐,觉得刘擎这是魔怔了。

    刘擎看着前方的厮杀,心中喟叹。杨玄的抗命毫无疑问是一个大错,但他能如何?

    年轻人总是热血冲动,爱标榜自己的本事。但人才难得,回头老夫再单独敲打他吧。

    梁超已经发现了战机。

    “唐军右翼调集了不少人去支援左翼,机会来了,发信号。”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号角长鸣。

    刘擎身体一震。

    有人惊呼,“看右侧!”

    众人缓缓回头。

    一条黑线出现在远方。

    马蹄声宛如闷雷般隐隐传来。

    “是敌军的后援!”

    尖叫声中,刘擎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杜辉眸子一缩,“使君,这是梁超的预备队,他就等着此刻给咱们一击。”

    “无需说了。”

    刘擎拔刀,厉喝道:“今日与敌军决一死战,不胜……不归!”

    那条黑线在加速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马贼们在欢呼着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